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足球体育 > 德甲 > 正文

豪赌!拜仁为33岁少帅支付6000万 弗里克:感谢萨利

发布时间:2021-04-28 12:53:16来源:体易球讯编辑:本站编辑

北京时间4月27日,拜仁官方宣布弗里克将在赛季结束后离任,33岁的少帅纳格尔斯曼成为继任者,德国媒体称,拜仁为纳帅支付了超过2000万欧元违约金,打破了足坛主帅的“转会费”纪录,如果算上为他开出的5年合同+800万年薪,总支出超过了6000万欧元。


而围绕主帅弗里克与体育总监萨利哈米季奇的这出宫斗大戏,也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其实早在与狼堡的比赛后,弗里克自己就宣布了离队决定,猝不及防的拜仁只能匆忙表态:不赞成弗里克单方面提出离队,希望通过磋商解决问题。显然,拜仁的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带队拿下六冠王还不到一年,弗里克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会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他和萨利的矛盾究竟在什么地方,根源又在哪?

今天,就让我们再次走进“绿茵好莱坞”的世界。



几乎公开的矛盾


每个关注过拜仁这几年新闻的球迷都知道,弗里克和萨利一直都不对付。

作为主教练,弗里克的首要目标当然就是带领球队拿下比赛胜利和尽量多的冠军。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除了打好现有的所有手牌,也会希望俱乐部能够引进适合自己战术、丰富阵容储备的球员。主教练自然是没有这个时间去和卖家、球员经纪人等多方势力还价扯皮的,谁来主导并且具体实现俱乐部的转会操作?体育总监:萨利哈米季奇。

配合默契的主教练和总监,能够在不断沟通的过程中,权衡出竞技和经济的最优解。不默契的话……上赛季弗里克临时救火后的第一个转会窗,就有两个最好的例子。


——2020年的冬窗,弗里克在基米希已经回归中场的情况下要求俱乐部签下一名右边后卫,指定的目标包括德国国脚亨里希斯和顿涅茨克矿工的多多,此外还希望能再来个替补边锋。结果萨利从皇马租来奥德里奥索拉,既能打右边后卫还能客串右边锋,岂不是一举两得?

唯一的问题是,身材瘦弱的奥利奥完全不是弗里克的菜,半年也没出场过几次。

——同样是在那个冬窗,拜仁官宣了沙尔克门将努贝尔将在赛季后自由身加盟。为了吸引来这名年轻才俊,萨利做出了出场时间的承诺,并且请求诺伊尔为了大局能在20-21赛季分出大概15场比赛的机会。诺伊尔立刻表态自己想要参加每一场比赛,绝对不会主动退位,弗里克也坚定地站到了他的背后。

这个赛季的情况我们也看到了,能亲眼见证过努贝尔为拜仁守门的,都是一场不落的超级铁杆。


到了弗里克已经带队拿下六冠王的2020年,这种貌合神离的协作仍然没有改善。

除了已经提前预定的萨内,弗里克在去年夏天提出的愿望清单上分别是:哈弗茨、维尔纳、奥多伊、德斯特和格策。然而这五个人一个都没来,取而代之的是罗卡、萨尔、道格拉斯-科斯塔、舒波莫廷和夸西。

结果,上述几位除了舒波莫廷在莱万受伤期间顶上中锋之外,其他人不是受伤就是达不到弗里克的要求。阵容随着赛季的进行越打越单薄,到了被大巴黎淘汰的欧冠比赛里——对面替补坐满12人各有其用,自己从二队提拔连拼带凑才坐满7席,其中能用的只有18岁的穆夏拉和临近退役还要代打中锋的哈马。

再加上喜欢的中卫搭档阿拉巴和博阿滕已经双双宣布下赛季走人,这活换了谁能受得了?何况对一个六冠王教练来说是不是不够尊重?

总之,弗里克和萨利的矛盾大致可以概括为:我想要的你都买不来,我想留的你都留不住,能来的不是在受伤就是我也不想用。


所以,弗里克一怒之下做出突然“炒掉”俱乐部这种看上去既冲动、又非常不合时宜的决定,反而得到了大部分拜仁球迷的支持。


幕后的权力换代


当然,从来没有任何一名教练能像游戏玩家那样随意搭建自己的阵容,现实世界里还有更多关于财政预算限制、出场时间权衡、阵容更新换代等等多方面的考量。退而求其次接受俱乐部的B、C甚至N方案都是常事,为什么球迷对萨利的意见还是那么大?

因为弗里克想要的那些人都买不来,除了大家能理解的经济因素之外,萨利的一些骚操作多多少少也要背些锅。

过去两年我们在报纸上读过的骚操作包括并且不限于下面这几条:

——佩西里奇经纪人第一次造访安联球场,萨利拒绝见面,后经中间人斡旋才达成租借;

——奥多伊转会失败,因为切尔西不满萨利在媒体上公开谈论球员,愤怒决定停止一切谈判;

——同样因为数次在媒体上公开讨论维尔纳,引起了球员和经纪人团队的不满;

——还是因为过多谈论萨内,萨利公开向瓜迪奥拉和曼城道歉;

——拜仁邀请霍芬海姆小将西布去体检,对方主管表示萨利居然没有事先征得他们的同意。

……


在拜仁球迷的眼里,萨利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转会操作者。

老将免费放走或者低价甩卖,能接班的即战力只会硬砸违约金;续约经常拖到最后一年,像阿拉巴这样完全丢掉主动权;面对媒体口无遮拦,激发了切尔西、曼城等许多卖家的抵触情绪;谈判还总是磨磨唧唧,比如为了一两百万差价把德斯特拱手让给了巴萨。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拜仁高层却几乎全都支持萨利的工作呢?

一个原因是,萨利不管怎么说反正都能把基本任务做完。无论你要替补中锋还是主力中卫,反正甭管效果怎样人都能到位,就像每个大公司都会有那种业绩不出彩但总能踩准KPI的中层。

另一个原因是,萨利现在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体育主管,同时还是主管竞技的董事会成员。而且他升职的整个过程,背后代表着更大的权力换代。


拜仁绝对是整个欧洲足坛管理层最为特殊的豪门。他们的核心高管往往不像其他俱乐部那样是职业经理人或者投票选出的政客,而是俱乐部自己从球员时代就声望很高的名宿。

90年代,拜仁管理层的三巨头分别是贝肯鲍尔、赫内斯和鲁梅尼格。2002年俱乐部进行了全面改组,职业足球部门、青训和女足独立出来成为了拜仁足球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领导,监事会监管。

原来的头号人物贝肯鲍尔担任监事会主席,意味着实际上退出具体事务工作,把主要精力都集中在了2006年世界杯的筹备工作上。鲁梅尼格的职位是董事会主席,这是管理层的最高职位。赫内斯从总经理升为负责竞技事务的董事会副主席,手上握有最多操作实权。

从此,开启了鲁梅尼格和赫内斯的双巨头时代。从贝肯鲍尔正式退休把主席交给赫内斯,到赫内斯因为个人逃税案坐牢期间鲁梅尼格独揽大权,再到赫内斯出狱后重回监事会。浮浮沉沉,核心不变。


俱乐部大佬都是球队名宿的好处就是:他们真的很懂球。但缺点往往在于:正是因为他们都很懂球且都在球员时代取得过巨大的成功,认准的事情不怎么听得进劝,意见不同时容易针锋相对。

回顾双巨头的拜仁时代,融洽时两个人全心全意为拜仁带来了无数辉煌,矛盾时动不动就各自立核心、想要不同引援、支持不同教练。“绿茵好莱坞”的戏称背后,不时就能向上追溯到两位大佬权力斗争的影子。当然因为拜仁难以用科学解释的独特属性,内斗反而不一定会是坏事。


时过境迁,两位大佬都到了退休的时候。

赫内斯已经在2019年宣布退休,俱乐部主席的位子交到了前阿迪CEO海纳的手里。不过海纳的履历和长处都还是在商业经营,所以还是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角色来负责竞技事务。

这个角色曾经尝试过培养多特名宿萨默尔,但他因为身体原因离开了拜仁。赫内斯之后找过克洛泽,但K神表示自己比起管理权更喜欢教鞭,再之后——便是萨利哈米季奇。几年过后,萨利和海纳加起来,现在基本上就能接班赫内斯所有的职权。

那么鲁梅尼格的接班人又是谁呢?2019年,拜仁官宣名宿卡恩回到俱乐部加入董事会,并且明确表示他会在2022年接替鲁梅尼格成为董事会主席。没过多久,萨利表态自己已经做了多年实事,不希望比空降的卡恩低一个级别,也得到满足进入了董事会。


有意思的是,卡恩虽然即将接替鲁梅尼格的职位,但他本来打算去经商,又是赫内斯花了一年时间才把他劝回来的。所以——海纳+卡恩+萨利的“新版三巨头”,被很多德国媒体解读为这就是赫内斯仍然对拜仁有着巨大影响力的证据。

弗里克和萨利的矛盾也是如此。一方面,权力换代正在最关键的过渡期,管理层不希望因为一两年的转会不利就冒险打破计划;另一方面,高层里只有即将退休的鲁梅尼格始终都是弗里克的强力支持者,所以也有人推测这还是派系斗争。

尤其是,如果你翻翻赫内斯这两年对于萨利的公开评价,会发现 “如果你在内部就知道他的工作多么出色”、“每一笔转会他都操作得很好”和“萨利现在更敢表达自己是好事”等等。与之对应,支持弗里克的慕尼黑当地媒体前些天愤怒到口无遮拦:“赫内斯阴魂不散,养子萨利带来了拜仁的无尽混乱。”


可能有的球迷会困惑不已,派系再怎么斗争,至少双方的出发点都应该是为了拜仁的长远发展。就算保住了萨利,要是他未来还在转会上秀起各种骚操作,那究竟有什么用呢?

这就要牵扯到一个更深层的问题了。


深层的理念冲突


有一说一,主教练和体育主管的工作目标都是为了让球队更好,但方式和着眼点有着根本的不同。主教练更多还是只需要为短期战绩负责,因为短期出不了成绩基本就没有长期的机会了。但体育主管需要考虑更多,包括阵容的年龄结构、俱乐部的财政持续性等等。

所以,体育主管和主教练在很多俱乐部实质上近乎于一种上下级关系,比如前西布朗体育主管阿什沃斯就曾经说过:“我面试主教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嘿这里是我们对俱乐部未来的规划,你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吗?”

但这个上下级关系,有时还会不可避免地因为短期和长期的诉求不同产生矛盾。具体到弗里克和萨利身上,更是代表着激进和传统两种不同理念的冲突。


球迷们都知道,拜仁一向是财政健康和量入为出的典范。他们已经连续盈利多达28个年头了,哪怕是去年汹涌的疫情也没能打断这一纪录。和十年前相比,拜仁的长期负债减少了接近2亿欧元。从2015年开始,更是没有再从银行借过任何一笔短期贷款。

这样的经营风格不仅是德甲的代表,也是欧洲豪门里独一无二的特例。你可以说这叫抠,也可以说这叫可持续发展。

回到弗里克前面开出愿望清单但没办法实现的问题,拜仁真的没有能力满足他的要求吗?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豪门球队通过短期贷款或者债券等融资形式完成大额转会,在过去十几年的欧洲足坛早已成为常态。拜仁拥有奥迪和安联等德国名企的大力支持,和各大银行保持着良好的长期合作关系,还有一份无比值得信赖的财报。只要他们愿意,去年利用短期融资签下哈弗茨或者维尔纳,甚至像切尔西一样直接打包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在疫情期间各大俱乐部都收紧口袋、对着巨额账务发愁的情况下,家里一直有余粮的拜仁如果此时转向激进些的策略,或许可以一次性同时解决丰厚阵容和更新换代的问题,把六冠王延长成一个更加辉煌的王朝。

这可能就是弗里克的想法,就像他在战术里始终要求高位逼抢一样激进。


但这从来不是拜仁的传统。

如果能再来个三冠王或者多拿一两座欧冠,那么王朝效应带来更多收益,竞技和经济自然皆大欢喜。可是欧冠偶然性那么大,如果连续意外出局或者引进的球星踢不出身价,那又会怎么样呢?尤文和巴萨就是前车之鉴,疫情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可能就意味着拜仁也要丢掉此前数年的努力,重新面对庞大的债务压力。

这是拜仁管理层绝对不想面对的局面,所以他们不愿去赌。

两种理念本来就存在冲突,萨利作为具体执行者调和出的B方案无论是道格拉斯-科斯塔,还是萨尔和罗卡又全都不成功。再加上弗里克无论在用人还是战术方面都相当固执,萨利则不断通过各种方式展现领导权威,两人的矛盾日益激烈。矛盾的背后再牵扯到巨头的权力斗争……直到全面引爆。


拜仁当然不想放弃好不容易找来的六冠王教练,但也不愿意放弃未来的三巨头成员。所以在弗里克宣布离队后,他们仍然希望两个人能互相理解达成某种“默契”,甚至传出了想让希斯菲尔德和海因克斯两位传奇主帅从中调解的消息。

可两人的关系早已势同水火、有你没我,拜仁无论如何也必须做出这二选一的艰难抉择。

或许,还是只需要挑人不需要考虑财政的职位会更加适合弗里克。比如有一支国家队即将在欧洲杯之后告别他争议不断的主帅,队里有他熟悉的大部分球员,还有得不到的哈弗茨、维尔纳、詹和亨里希斯,简直皆大欢喜。唯一不开心的——可能只有拜仁球迷。

耐人寻味的是,在官宣离任后,弗里克感谢了多名拜仁高层,其中也包括了萨利的名字:“过去2年的经历对我来说很难忘,我要感谢俱乐部主席海纳,以及以鲁梅尼格、卡恩、萨利哈米季奇为代表的董事会,谢谢你们给了我执教这支伟大球队的机会。”